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8090创业网~给所有人创业家人交流的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7|回复: 0

真正旺夫的女人,不是勤劳俭仆,而是有这几样工具,你有吗? ...

[复制链接]

103

主题

105

帖子

3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0
发表于 2020-1-15 12: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禅话师长  来历:佛家禅话(fojiach)

好女人,旺夫三代。
点上方绿标收听日行一善主播
莹丽亿番洛瓦
朗读美文







          喜好他那末久 曹保护的话音一落,还没等那位须发皆白的公孙师长措辞,公孙师长身旁的一位脸孔阴鸷、穿着一袭黑色道袍的中年男人便阴恻恻的出言道:“嘿嘿,曹惊雷,你难道是糊涂了不是?区区一个地仙早期的小子,看上去还是乳臭未干,你却是冒贸然带进我等秘所,还说什么可堪大用,难道想要糊弄公孙师长不成?”    风小天闻听这人出言对自己藐视异常,心中难免有几分恚怒,看其修为,也不外是灵仙早期而已,只是自己身在此处,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状态,却是不宜讲话,只是冷冷地盯着 公孙无妄心中阿谁气啊,自己堂堂逆生盟的牛耳,天仙前期的高手,如此屈尊纡贵结交一个小小的地仙前期,甚至不惜用自己久悬的逆生盟副牛耳之位来当暗示自己的诚意,可是这个小子居然如此不知趣,居然疏忽自己的屡次示好,连这逆生盟的副牛耳也不愿接管,实在是太气人了,若非这小子刚刚有功于逆生盟,公孙无妄都故意拂衣而去了!   幸亏公孙无妄城府够深,委曲地笑了笑,举起羽觞,抑制着心中的不快说道:“那好,人各有志,风小友不愿加入我逆生盟,那是我逆生盟没有福气,老汉自然也不能委曲,请干了这杯!”    说完,公孙无妄一扬脖子,将羽觞中的就一饮而尽,“啪”地一声扣在眼前的桌子上,心中的那丝不快却是终极没有压制住,尽显于脸色之上。   风小天若何看不出来公孙无妄心中不快,感觉再留在此地也没甚兴趣,便站起家来,对着公孙无妄说道:“公孙师长,鄙人已然叨扰日久,这个月的上缴仙石的使命却是还差得很远,这便请辞!”    公孙无妄点了颔首,说道:“嗯,风小友去意心切,老汉也就不留你了,至于你这个月的使命却是不用愁,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逆生盟怎样能没有暗示呢?”    公孙无妄说完,一击掌,进来两个脸孔英俊的孺子,身上一股乙木之气,明显也是草木精灵所化,这两名孺子手中个托一个玉盘,每个玉盘上却是都堆放着雪白的仙石!   公孙无妄指着玉盘中的仙石说道:“这里一共是一百二十块下品仙石,充足风小友一年不用辛劳了,便作为老汉和逆生盟的一点情意吧,还请笑纳!”    风小天正要辞让,一旁的曹惊雷却是发话了:“风兄弟,逆生盟虽然气力不怎样样,可是这点仙石还是不缺的,风兄弟你就收下吧!”    风小天想了想也是,自己来此费了这么大的气力,挣点儿仙石也是应当的,便大风雅方地收下了,只是自己的储物戒指已然被王都监收走了,释迦塔又不能表露,风小天只好便一并将那两个玉盘从二位孺子手中接了过来,就那末端着对公孙无妄说道:“长者赐,不敢辞,既然公孙师长有次好心,那鄙人就生受了,谢过公孙师长赐下仙石!”    公孙无妄见状,微微一笑说道:“呵呵,风小友不必客套,这些仙石就这么拿着也是在是惹眼,老汉晓得你们的储物宝贝都被都监们搜走了,也罢,老汉便好人做到底,这个储物袋子便也送了你吧!”    公孙无妄说着,手一挥,一只灰色的储物袋徐徐地飞至风小天的身前。   风小天也不客套,一把抓过储物袋,将一百二十颗仙石一股脑儿地储物袋中,即是那两个玉盘都没有落下,全装了进去,然后将储物袋随手放入了怀里!   公孙无妄见状心里冷嘲笑了一声,暗自忖道:“哼哼!先让你兴奋一会儿,这些仙石也不外是拿出来做做样子而已,早晚还是老汉我的!”    “多谢公孙师长,时候不早了,鄙人这边告别!”整理停当后,风小天却是一刻也不想多呆,朝着公孙无妄一拱手,便要告别分开!   “公孙师长,请答应部属送送风兄弟,否则的话,他一个挖矿仆从的身份,行走在里面很是危险的!”曹惊雷赶紧上前朝着公孙师长请示道。   “哎呀,对了,小曹,老汉一会儿有工作问你,你先稍等一下,随老汉到殿后一行,然后也便留在你阿谁西瓜都监的身旁临时不用返来了,省得往返跑,就让风小友先等上一等,归正也不急在一时!”公孙师长佯装想起什么事,便吩咐曹惊雷道。   曹惊雷不虞有他,便抱歉地朝着风小天一笑,然后便站到了公孙无妄的身旁,而公孙无妄也带着歉意地对风小天说道:“风小友,你临时由小李子率领着,到一旁的偏殿休息一番,我问完小曹工作以后,顿时便让小曹带你进来!”    接着,公孙无妄又吩咐李曦果道:“小李子,你要取代老汉好好号召风小友,切不成怠慢了他,若风小友有什么不满,老汉惟你是问!”    李曦果若何不知公孙无妄的意义,概况上一本端庄地说道:“部属谨遵公孙师长之命,请公孙师长安心,部属一定会好好招待风小友的!”    李曦果刚一说完,耳边便传来了一丝纤细的声音:“小李子,将这个小子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干掉,毁尸灭迹,莫让小曹事后捉住痛处,别的那些仙石,你留下二十块作为做这件工作的嘉奖!”正是公孙无妄的传音!   李曦果心中一喜,抬起头,正迎着公孙无妄语重心长的眼神,便会意地笑了笑,然后朝着风小天笑脸满脸地说道:“风小友,请随我来!”    曹惊雷虽然感受风小天让李曦果领走有些不妥,可是也不以为这李曦果胆敢动手加害风小天,也高声说道:“风兄弟,你先等我片刻,我和公孙师长去去就来!”    风小天朝着曹惊雷微微一颔首,便在李曦果的率领下朝着偏殿行去,而曹惊雷则是跟从着公孙师长去了殿后,余下众人也是一哄而散,各自回到住处修炼去了!   而风小天则是在李曦果的率领下,走了很久一盏茶的功夫,绕绕弯弯地穿过无数的衡宇,还是没有到达目标地,不由有些不解地问道:“李兄,这偏殿不免有些太偏了吧,为何这么好久都没有到呢?”    李曦果心里悄悄一笑,想道,正是要引你至偏僻之处才好动手啊,嘴里却是笑着说道:“嘿嘿,风小友稍安勿躁,偏殿嘛,自然是偏了点,前面不远就到了,风小友便随我到何处,等曹惊雷过来!”    风小天闻听这李曦果的笑声有几分自得之意,嘴上虽然没有措辞,心里却丝毫悄悄警戒,这个李曦果一向和自己作对,此番引自己到如此偏僻之地,难免不会有什么坏心机,自己还是谨慎些为妙啊!对方,心里暗自计较。   而曹保护,也就是那黑色道袍男生齿中的曹惊雷却是生气不服地说道:“李曦果,你休要满嘴喷粪,这位风小友是曹某好不轻易才请来的高朋,如果你惹恼了他,影响了我们的大计,可是吃罪不起!”    那李曦果闻言却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口中藐视地说道:“哈哈,就这小子还是高朋?曹惊雷,你脑子还真是坏了,把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请来当什么高朋,以我看,还是速速将其撤除,省得泄漏了消息,你我都随着遭殃!”    这李曦果说着,手里突地现出一柄折扇,体态微动,就要脱手斩杀风小天,他倒不是真的对风小天有什么偏见,只是他一向和曹惊雷不太对头,所以一见风小天是曹惊雷带回的人,自然心里便有几分不爽,很自然地排挤起了风小天,也没爱好领会风小天是何等样人,便要脱手将其打杀,在众人眼前折了曹惊雷的体面即可!   这位公孙师长气力固然高明,眼力自然也是不差,他发现这李曦果和曹惊雷为了他要大打脱手,可是他自己作为这个事务的原由,却是镇静异常,神采没有半点波动,且不说修为若何,单单是这份镇静,已然说明这位风小天的非凡之处了!又行了一盏茶的功夫,李曦果才领着风小天来到一处烧毁的大殿里面,风小天放眼望去,却见这处屋子中蛛网密布,灰尘满地,心中不由惊奇,出言问道:“呃?这即是你逆生盟招待客人的地方吗?怎样平常没人扫除吗?为何如此破败不胜啊?”    李曦果却是阴阴一笑说道:“哈哈,你这小子还真是笨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何等败落地方!我逆生盟怎会在这里招待客人?”    风小天心中一动,心知这李曦果的真脸孔怕是要暴露来了,概况上却是伪装大惊失容地问道:“啊?这里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你为何要带我来到这里呢?”    李曦果仰天大笑道:“哈哈,臭小子,你算什么客人?大爷我带你来此自然是,哼哼,要取你的小命!”说到前面,李曦果目露凶光,声色俱厉!   风小天心中嘲笑一声,概况上却是惊惶失容地斥责道:“啊?你不能危险我,公孙师长有令,让你好生招待于我,若你胆敢对我晦气的话,公孙师长定然不会饶你!”    李曦果一闻此言,却是加倍自得地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哼哼,你这小子,居然如此糊涂,你以为本大爷要你的小命,是本大爷自己的意义吗?若没有公孙师长的号令,我若伤了你,曹惊雷阿谁夯货岂能和我干休?真话告诉你吧,将你灭杀,正是公孙师长的意义!”    风小天闻言心里一个“咯噔”,大白公然是公孙无妄这个老狐狸不放过自己,口中却是厉声呼道:“不成能,公孙师长不会这样做的,我刚刚帮了逆生盟的大忙,公孙师长还送我仙石感激于我,岂能一转身便翻脸不认人,还派你加害于我?定然是你自己妄想我怀里的仙石,意欲谋害于我!”    “哼!可笑,那些仙石本大爷是很需要,不外却不是本大爷要斩杀你的首要来由,真话和你说吧,公孙师长之所以要杀你,即是由于不不愿加入本盟,而你又晓得了本盟的存在以及一些奥秘,一旦你泄露了了此地的奥秘,逆生盟便会顿时面临没顶之灾,你想想,公孙师长若何肯放你进来?这只能怪你不知趣,放着逆生盟的副牛耳不做,恰恰要回去做个挖矿的仆从,这下可好,在修真界含辛茹苦飞升至仙界,现在却是要将小命送掉了!”李曦果料定风小天现在已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了,所以便告诉了风小天真相!   风小天闻言,心中却是悄悄气恼:“幸亏自己早就看出了这个公孙无妄的心性,没有答应加入逆生盟,便凭着公孙无妄这般人,那里能领着逆生盟众人离开王家的掌控,不外也幸亏,这个公孙无妄要建立自己老实的形象,没有在众人眼前和自己撕破脸脱手,只是派了这李曦果黑暗加害自己,却是给了自己机遇!”    想到这里,风小天一拂衣子,在地上扫除一块净地,施施然地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李曦果,一扫适才的惊惧之色,而是微浅笑道:“姓李的,你便如此必定凭仗你的气力,可以取了你家小爷我的人命吗?”    李曦果原本以为这个风小天听到这里,一定会是惊慌失措,要不是夺路而逃,甚至会是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向自己讨饶,却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幅老神安闲的样子,一个地仙早期境界的仙人,居然似乎底子没将自己这个灵仙早期放在眼里。   李曦果先是一惊,继而发怒道:“哼,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托大,你飞升仙界尚不敷半年,一个小小的地仙早期而已,居然敢在本大爷的眼前如此装腔作势,要晓得,本大爷已然是灵仙早期的仙人了,比你小子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只惋惜李曦果的这番恐吓没有起到丝毫的感化,风小天却是从怀中随手取出两枝茶树,往一旁一丢,顿时化为两名英俊的孺子。   “峨蕊,碧螺,给我预备一盏热茶!”风小天淡淡地吩咐道。   峨蕊和碧螺两位孺子灵巧地应了一声,手中白光连连闪出,很快便将一盏香喷喷的热茶,由峨蕊奉至了风小天的身前,风小天底子就不预备理睬李曦果,自顾自地端起茶杯悄悄地啜了一口,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曦果心里阿谁气啊,这叫什么事呢,自己堂堂一个灵仙早期的仙人站在一旁呆瓜似的看着,而一个蝼蚁一般的地仙早期仙人却是优哉游哉地喝着香茶。   “好啊,那曹惊雷公然和你关系不错啊,本大爷讨要了屡次的茶树孺子他都不答应,却是将两株都送了你,不外如此也好,这两个茶树孺子恰好就此归了本大爷!”李曦果狞笑着,手一伸,手臂忽然加长,手掌变得如蒲扇一样巨细,五指成爪形,朝着峨蕊抓了曩昔!   峨蕊一声惊呼,吓得朝着风小天的死后躲去,风小天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峨蕊莫慌,有仆人在此,无人能伤了你和碧螺!”    风小天说着,忽然解开了锁山环藏匿气味的功用,满身气势快速大涨,手一伸,一掌迎向了李曦果的巨爪!   只听“嗵”地一声巨响,掌爪相击,风小天已然是灵仙中期,那李曦果只不外是灵仙早期,而且又是随意一击,底子没想到风小天能抵挡,自然是讨不了好去,被风小天一掌击得飞了起来,重重地落在灰尘当中。   而风小天大袖一挥,身前便似是凭空多了一道无形的墙壁,被李曦果激起的漫天灰尘只在李曦果那半边飞舞,半点也到不了风小天这边。   适才还惊慌失措的峨蕊见状,顿时胆小起来,从风小天的死后走出来,指着那狼狈躺在地上灰尘中的李曦果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李曦果头发全数散开,嘴角排泄一丝血迹,脸色苍白,满身沾满了灰尘,可是他此时却是全然掉臂这些,颤颤巍巍地指着风小天,满脸是恐惧的神采,吞吞吐吐地说道:“风……风小天,你……究竟是……是谁?莫不是王……王家的高……高手!”    现在的李曦果被风小天一击之下,已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体内仙灵之气紊乱,这个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他以为风小天能够是王家派了对于逆生盟的高手,由于他凭仗自己灵仙早期的修为,却是看不出风小天究竟是哪个境界,总之比自己高就是,这绝对不是一个飞升仙界以后,只是做了三个月的挖矿仆从所能办到的,估量阿谁傻乎乎的曹惊雷也上当了!   风小天端起茶杯,悄悄地啜了一口,才淡淡地说道:“呵呵,我是谁,现在对你来说已然不重要了,你只是需要晓得的是,你命未几矣,小爷我会取了你的人命!”    李曦果闻言大惊,他情知自己适才的无礼,已然很难让风小天饶过自己,一听风小天如此说,那里还能生出战意,也不敢讨饶,运起仙灵之气强行压住伤势,双手在地上一按,身子便如同箭一般朝着门口射去,他要逃遁,他也相信,只要逃出这座烧毁的大殿,展开身法,逃到公孙师长的身旁,是会有希望活命的,究竟公孙师长的气力要比这个姓风的小子要强上很多吧!   李曦果一边逃窜一边斜眼瞥向那风小天,却见那风小天只是自顾自地品茗,并不阻止自己,心中大喜,以为逃生有望,兴奋之下,逃遁的速度又增加了几分。   哪知,李曦果体态堪堪到了殿门口眼看就要逃出大殿的时辰,风小天的身上忽然发出一道白光,后发先至,射到了殿门之前,一匹长着独角的白马快速出现在了大殿门口,那独角发出一道雷光,朝着李曦果激射而去。   李曦果那里推测有此异变,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当胸之上被雷光击中,体态又被重重地撞了返来,再次跌落灰尘当中,胸前的衣服已然被烧焦,暴露了被雷光击得焦黑的皮肤!   殿门口出现的正是龙马风小龙,塔灵风小灵早就将风小天的吩咐传给了风小龙等在释迦塔潜修的几位,故风小龙一出现即是绝招,虽然他和那李曦果的气力相若,可是胜在突袭,不幸李曦果底子就没有防御,生生地受了风小龙一击,再次受伤。   这李曦果见势不妙,却也是强悍得很,他已经感应到这匹可以发出雷电的希奇马匹气力和自己不相高低,还是不要缠斗的好,所以右脚一蹬地,身子再次暴起,却是朝着屋顶窜了进来,双掌一式“举火烧天”,朝着屋顶击去,想要击破屋顶逃遁!   哪知,风小天身上又是白光一闪,一道白光直射空中,一头长着同党的山君扑扇着同党发出无数道风刃,将李曦果发出的掌风击得崩溃于无形,多出的几道风刃则是朝着刚刚飞起的李曦果身上带着呼呼的啸声割了上去!   “公孙师长,这可是有些不妥啊!这个小子气力低微,来路尚且不明,怎样可以带入我们洞内啊?还是先查清楚为好啊!”那李曦果闻听公孙师长延请风小天入洞,却是闪身拦在洞口,有些焦急地说道,这样一来,不是间接地证实那曹惊雷的眼光好,而自己的眼光却是不怎样样嘛?   公孙师长闻听李曦果此言,却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小李子,此事老汉自有主张,你就不要多言了!”    公孙师长的话语虽然语气平平,可是听在李曦果的耳中,却是不亚于惊雷,这么长的时候里,李曦果自然晓得这位公孙师长的天性,喜怒不形于色,如此说自己,说明其心中已然是有几分愤怒了,自己如果再纠缠于这个题目,只怕是对自己在构造中的职位晦气啊,还是临时莫要争论的好,归正这个新来的小子气力低微,对于曹惊雷阿谁莽汉自己有些发憷,对于这个小子,自己却是不愁找不到机遇修理修理他。   想到这里,李曦果不再多言,恶狠狠地盯着风小天,闪身退到了一边。   风小天自然将李曦果阴狠的眼光收在了眼中,心中悄悄嘲笑,如果这李曦果就此知趣,不招惹自己则也而已,如果以为自己可欺,还要招惹自己的话,自己也不介意下狠手将之灭杀!   而公孙师长见李曦果让开,便转首再次朝着风小天约请道:“风小友,小李子即是这鲁莽脾性,还请风小友包涵,还请风小天入洞,老汉愿与风小天把酒详谈!”    风小天见这公孙师长一副和蔼生财的样子,再说已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欠好拒绝,干脆大风雅方地进去,看看这些人到底要搞什么也好,便朝着公孙师长说道:“既然公孙师长有请,那鄙人就不客套了!公孙师长同请!”    话音一落,风小天朝着公孙师长先是一拱手,举头阔步地穿过洞口,朝着洞内施施然地行去。   
   在传统文化里,城市讲求一个女人旺夫不旺夫,实在旺夫不在面相,底子是在性情。

明天就分享一些昔时外祖母赠予给家属女子的旺夫真言,与朋友们共勉。
1
承当义务



从成婚的一刻起,你就要学会承当叛逆务。你要学会做一个妻子,做一个母亲,做一个女儿。

妻贤旺三代,好女人让民气安,坏女人让民气乱,重则流浪失所。
你就是家庭的风水,黑白都在你。




2
孝敬怙恃





你既然挑选嫁给他,那就是挑选嫁给一个家庭,作为妻子不但要爱惜自己的丈夫,更要学会孝敬他的怙恃。
虽然对方怙恃没有生育过你,可是他们也是你的怙恃。

虽然比不上亲生怙恃,可是民气都是肉长的,你的支出总是有回报的。



3
收敛脾性




成婚以后,你要收敛自己的小脾性,不成任性,不成刁蛮,不成混闹,由于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


碰到题目,不要破口痛骂,先领会清楚,然后配合处理题目



婚姻生活需要经营,少一点脾性,多一点甜蜜。万万不要由于逞一时之快,危险枕边之人。



4

根绝冷战



夫妻之间难免有打骂的时辰,可是牢记:万万不要利用冷暴力,万万不要诡计用沉默来报复对方。
你不说,我不懂,你不问,我不听穷年累月,两人的冲突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终有一天会引发雪崩。
古话说:床头打骂床尾和,不要留下隔夜仇,有题目当天处理。




5
根绝出轨



婚姻就像是一场双人观光,旅途中,总会有人会跑神,厌倦眼前的一方风景,就想拼命逃离。
固然,婚姻就是如此,时候带来的不可是年龄,更是磨净了相互的豪情,最初的恋爱早已酿成了亲情。
出轨,危险最深的家庭和孩子,所以万万不要出轨,熬过异想天开的痒,即是绵长隽永的甜。



6
学会忍让




夫妻之间历来不是一场战争,非要争一个你输我赢,胜负不过就是一个成果。
关于夫妻之间,不是只要是非对错,情份更重要,偶然辰争赢了,反而输了情份。
忍一时海不扬波,退一步放言高论,忍让历来不是懦弱,而是顾惜。

7
支持丈夫





最理想的夫妻关系就是,生活中的贴心朋友,奇迹中的贴心同伴。

天下上没有一小我是废物,只不外没有放对位置! 没有无用的汉子,只要欠好的契机。
作为妻子,要始终相信自己丈夫,在他最苍茫,最无助的时辰赐与支持和帮助。




8
真诚歌颂





这个天下上历来不缺少美丽的风光,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试想,与人交往的进程中,谁不喜好听到歌颂之言,真诚的歌颂让民气情愉悦。
夫妻之间更是如此,适当的歌颂是婚姻的光滑剂,做一个聪明的女人,用说话抚平他心中的刺猬。
9
关于婆媳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婆媳关系自古以来都是一大困难。
作为儿媳妇,你要学会的就是做到孝敬,碰到题目先和丈夫相同交换,不要撒野混闹,不要教唆离间。
婆媳本不应当是敌对关系,而应当是配合携手,让家庭变得加倍美好。
10
关于长大




女人啊,不管到了多大年龄,都要永久连结一颗进修的心态,有自己的一份爱好和生活。
女人就像一坛酒,时候越久,味道越香醇,可是对于大部分女人来说,时候越久反而成了一坛糟粕。
万万不要由于柴米油盐把自己逼成黄脸婆,时辰都能做上得厅堂也能下得厨房的利害女人。
朋友们,假如您喜好本文,接待转发到朋友圈,让更多的好友可以看见!

天天都能看国学、佛学、易经正能量精采文章 !我们努力于为大师供给一个全免费的专业高质量平台!












您今朝利用的是【试用版】,很多功用遭到限制!!假如试用此插件以后满足,对您发生了帮助,请采办正式版支持一下辛劳的开辟者,插件的延续成长离不开正式版用户的支持,优异的利用得益于您的捐助,点击下面的链接去Discuz官方利用中心采办正式版永久授权


http://addon.dismall.com/?@csdn123com_weixin.plugin
正式版后续更新升级免费,一次采办,毕生利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